抱月吟风

看我在为你发光

博儒狂士笑声闯太虚
他日缘业了清终再聚

2017-08-24

心如止水,元气大伤,越来越浪不动了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2017-08-24

水澹生烟(十六)

圈地自萌切勿涉三
醉雨势力强势登场展开剧情
写得很开心,不过不知道多久才到重点

(十六)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剩下的那一分,多少有些是留给广都镇的月色的。成都的广都镇不大不小,好歹也算是城中心,平日里人来人往,有互相交易材料物品的,有切磋比试的,有醉心于江湖技艺的,当然还有在为名剑大会做准备的。说到这名剑大会,虽然是由藏剑山庄和隐元会共同举办,却只有在最终比试时才会以藏剑山庄为场地,在此之前,侠士们则是分别组队,在扬州、成都、太原、洛阳五大主城进行各种比赛预选,最终只会有八只优胜的队伍可以进入最后的角逐,赢得颇为丰厚的奖金。
“你来了。”黑人推门走进房间时,童话正盘腿坐在床上搓着弩箭机关...

2017-08-22

云青青兮欲雨
水澹澹兮生烟

2017-08-21

水澹生烟(十五)

圈地自萌切勿涉三
之前劫神名字写错了,可能等会改
周年要到了好开心噜!

(十五)
“青霄你起床没?”
“青霄你开开门!”
“青霄我知道你在里面!”
这个阿越怎么起这么早的,别是个假的吧?青霄揉着眼迷迷糊糊爬起来,盔甲全部穿戴到位就用了不少时间,等到他收拾完毕打开门,阿越已经站在门口吸溜了好久的鼻子,一条亮晶晶的鼻涕挂了下来,一脸有些委屈的表情写满了“我饿”“我很饿”“我真的非常饿”——大概是因为北边气候冷,人也格外容易饥饿,仿佛身体内的能量都化作了热气散发而去,很难留存。
“你穿得这样少,不感染风寒才奇怪了。”青霄一把将阿越拉进屋,按在椅子上用一条毯子勉强盖住了,“边关清苦,有限的医药可不是用来给...

2017-08-21

【童话×衍涩】暗(九)

圈地自萌切勿涉三

期望是在三章内强行完结

实在是太崩了慎入


纸片有些皱巴巴的,明明只经历了半日不到的旅途,莫名地像是过去了三五个月一样沧桑而老旧,童话伸手递过去,只见衍涩下手没有丝毫犹豫和迟疑,在他还没来得及后悔时伸出两根手指就将纸条夹了过去,放在面前被碗挡住的地方,再慢慢展平。

他的动作在看到纸条上面的字时很明显地一滞。

“你们醉雨的人……都是这样闲?”过了半晌,衍涩才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配合着他的性子,也不知真的是深思熟虑得出了结果还是依然在纠结着纸条上的内容,他如同拿过来时一样用两根手指递了回去,指尖轻触,随即离开,很快,他的注意力又全部回...

2017-08-19

愿光明永存,照亮世间道路
此生来去,再无烦忧
亲爱的陈老师,一路走好
下辈子,可不要这么拼了喔
教师生涯若此,得桃李遍天下,当是无憾

这个可以戳←不是我写的

2017-08-19

南山南(四)

圈地自萌切勿涉三
复健.报社.未完待续.走向不定
文风一贯纠结慎入
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呢


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
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就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孤岛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时间从来处来,向去处去,不为任何事而折返,也不为任何人而停留。
火车也一样,付了费上了车,便是漫长旅途中的旅客,车像挟持绑架一样沿着既定的轨道向前行进,不会在中途任何一个没有站点的地方将你丢下。
柳词此时此刻是极其想跳车的,他不顾一切想要逃离这个车厢,逃离这个令人不知所措、无法适从也无处安放的现场。他觉得,或许是从他刚才起身的那一刻起,这场较量就已经走向了结局,就像是他曾在黑戈壁看到敌对阵营的天策,开了山开了虎,却被...

2017-08-19
1 / 77

© 抱月吟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