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多爱好多,谨慎关注√

【明花】沐光(03)

正篇中已经出场了的小花间的故事

避雷见前篇

现代向


03

“这…这可怎么办啊!”曲缈在桌子底下踢了南月弦一脚。

“我他妈……我咋知道怎么办?!”南月弦踢了回去。

“你自己话都不说完就跑了,现在又来问我怎么办?”曲缈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就从实和学长招了吧。”

“什么嘛,我又没犯罪……”南月弦还想再说点什么,只见曲缈用极其浮夸的动作在包里翻了半天后掏出手机,只看了一眼就飞快地站起身推开椅子跑路了。

明明是请客的场合,怎么主人比客人还先开溜呢?

南月弦为了掩饰尴尬,转而低头看起了菜单。海带、莴笋、金针菜……时间长了,一个个名词好像活了过来一样,在眼前晃来晃...

【策藏/羊花】马嵬驿南河村小树林不见不散(25)

天知道为啥当初非要起这么长一个标题,打字真累


25

二十二楼走廊里的窗户敞开着,夜风温柔地吹进来,带着些许凉意。

“我们三个和陆影川住一间。”喻然一边搂着一个妹子,“还有两间,柳如眉不在,唐晔也跑路了,剩下的人明天来,你们就先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吧。”

夜雨点点头:“早晨谁先起来了就喊一下别人吧。”

“哟哟哟,那肯定是我们先,这还用问吗?”喻然斜眼看着夜雨,被困成了哈士奇的红绡拼命往房间拉。

“等等,你们三女一男……打算怎么睡?”秋月白问。

“别别别帮主别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是个好人!”陆影川拼命挥舞着爪子,全身上下散发出强烈的求生欲,“她们随便,我睡沙发。”

秋月白满意地点点头。...

总是在冷cp边缘徘徊,昨天竞技场打完躺床上又脑补了一个现代向故事。

真苍爹×妖毒姐

五毒找竞技场队友刷币,33还缺一个dps,正好找到了苍云。苍云是个阵营斗士,攻防打全程的那种,整天穿着一代黑,声音略糙;五毒单修毒经,清澈的少年音,因为是突发奇想建的小号所以只有一套白定国。

配置没什么优势三人也没啥配置带的奶妈新赛季职业垫底,战绩不算好看但也凑合,大家都是一个帮会的,打完后苍云在群里说自己为了帮会贡献那么多战阶怎么没有分配情缘,五毒也在说要找个绑定奶,奶妈就说干脆你俩凑一对吧,我觉得合适,帮众们喜闻乐见复制的时候,五毒顺手按了个该死的+1。

由亲身经历伪·rps...

1月置顶

很高兴认识你。
2019一起加油呀。

是个自我介绍来着。
·喜欢写轻松愉快的文字,主要是现代向
·不会写车,不会各种的刺激的暗黑的报社的设定
·RPS随缘掉落词青/松越/愁衣/鱼咩等
·门派CP杂食向可拆不逆,不问怎么会知道有没有呢
 最近主线是 策藏/明唐/羊花/剑气
 也有写 策羊/明花/一些奇奇怪怪的计划


·子博客:夜明影←存放现代系列脑洞和碎碎念

·我的提问箱!←不想实名问的可以直接留言!回复的话邮箱会收到提醒


要开心要加油!


在浦口老车站附近遇到一只猫,公,很月半,撸两下就过来挨着蹭,很亲人,不摸了还嗲叫着看你等撸。不知道是不是附近中医诊所养的。拆迁区只有那一家了,就是不走,说有什么秘方,贴了广告在墙上说要卖多少万亿,有点害怕,没敢久留。(我真不是中医黑但是真的太恐怖了)

明唐 你见到我掉的喵了吗 3

轻松愉快简略流小短文

缓更

主页也有其他cp,洁癖慎点慎关注


3

下面我们再来说说陆喵喵。

陆喵喵是血统纯正的西域人,打小在明教长大,学得一手做鱼干的好手艺。可这手艺不是和爸妈学的,而是在隔壁老陆家讨教来的。

嗨,试问谁年轻时没有过一对儿不靠谱的爸妈呢,想出门了一个暗沉弥散就开溜,留下饥肠辘辘的儿子在家里,陆喵喵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

隔壁老陆家里有好吃的小鱼干还是因为他娶了个唐家堡来的媳妇儿,姑娘做得一手好菜,还会投其所好做各种鱼。明教地处沙漠极少有鲜货,因此大部分时间唐姑娘做的都是鱼干。

“小陆啊,我把这门手艺传授给你,将来我俩不在家时你自己去大漠中打了罐子就可以做...

【剑气】我练功发自真心(41)

弱弱地说明一下,山河南风是小小的趣味,俩当事人并没有什么感情线,但是后面的确还有故事


41

俗话说明教出来打明教——话倒是没错,可前提是你没有像眼前的这个天策一样被控成木桩。

“刚刚没来得及和你说,这天策是真的有点菜。”烛明一边补刀一边说,“别看他现在战绩好得很,有九成是代打。”

叶慕枫并不歧视找代打上段这种行为,毕竟他自己也靠这个赚点钱,还有个不成器的咸鱼老板要提点;他只是惊讶这明教花了那么多时间在八卦上,手法竟然还如此犀利。

“我跟你说,不是我八卦,是这俩人在我们服实在太出名了。”烛明又絮絮叨叨地说开了,掰扯半天算下来话竟然比喻然还多,这下叶慕枫算是完全明白她为什...

【剑气】我练功发自真心(40)

这一次线上内容多得我无法适应…!

隔壁伏笔明花开始疯狂上线!

剑纯被遗忘五秒钟

40

叶慕枫听着门外动静和说话声渐渐停了,这才小心翼翼地把门打开,从门缝中向外看去。

无论是楼梯上还是楼下都空无一人。

他慢悠悠地向楼下走去,边走边回忆着半夜里发生的这件事。这事儿说小也不小,说大又不大,彼此都是成年人了,本来就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情,做了又怎么样?

问题明显不在这件事本身,而在于这件事的对象是个个男人——一个还算是温柔体贴的老胎,至于技术好不好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握草他们真的只给我留了一杯奶茶。”叶慕枫从冰箱里拿出最后一杯奶茶,又在桌上剩下的食物里挑了两块看起来没人动过的面包,一并...

工作顺利,烦人的甲方消失掉

明唐 你见到我掉的喵了吗 2

轻松愉快搞笑小短文

下一节一定让陆喵喵出场

CP爱好杂·谨慎浏览与关注!


2

马车夫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见多了各个门派之间的芳心暗许、珠胎暗结。

“这次是个明教?”他问。

唐炮炮心想哪里来的上次,莫不是把自己带叶风车回扬州那次也给算上了,兄弟妻,不可欺,这点道理难道他还不懂的?

想到自己还有大把银子在他那……是可忍孰不可忍,是你你能忍吗?

我能忍。

“我跟你说,追一个明教有个捷径。”马车夫又说,“给他送好吃的小鱼干。”

马车咣地晃了一下。

“这位爷,你付的银两——”

“不用说!我知道!不下车!”


唐炮炮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

 

© 抱月吟风 | Powered by LOFTER